当前位置:主页 > B半生活 >从 COMPUTEX 谈台湾资通讯产业转型之路 >正文

从 COMPUTEX 谈台湾资通讯产业转型之路

从 COMPUTEX 谈台湾资通讯产业转型之路

2016 年「台北国际电脑展」(COMPUTEX)已于 6 月 4 日落幕,今年以「建构全球科技生态系」的定位着重产业四大趋势主题:物联网技术应用、创新与新创、商业解决方案及电竞。以此四大方向揭橥 COMPUTEX 全面升级启动转型方向。COMPUTEX 不只是一个大型国际展会,而是牵动台湾资通讯与半导体产业的命运,今年踏出了全面升级转型的第一步,值得肯定,本文为资通讯展会转型的重要性分析一二。

COMPUTEX 主题与方向并非一成不变

综所皆知,展会的主要收入来源来自参展厂商。故展会在筹办之初,规划展览主题即是为了吸引参展厂商,其也是展览成败的主因。而企业决定是否参展的主要因素,即是展会的特质与主题是否符合公司目前产品走向,由此可知展会与参展厂商相辅相成,两者缺一不可。而企业常见的转型与创新已是许多大学企管、商学系所研究的主题,在企业也终日面对转型与创新之际,展会也须跟着不断转型也就不难理解。

企业永远需要转型面对不断的挑战,尤其以资通讯半导体厂商,面对科技日新月异,所遭遇的变化更是常见。过去资通讯厂商所面对的变化大致可分两种,一种是潮流趋势,另一种为破坏式创新。整个资通讯潮流自电脑发明以来,体积不断缩小,从教室般大小的电脑,微缩至个人电脑再到随身口袋可装的平板电脑。而破坏式创新则是以全新技术材料或是全新的游戏规则取代原有产品。

资通讯产品趋势来自半导体製程微缩

透过半导体製程的微缩,目前许多穿戴式手环内微处理器运算能力早已超越 60 年前教室般大小的电脑,在此潮流趋势下,60 年来造就了许多产品、企业甚至产业部落的兴衰。个人电脑兴起就是此类的典型案例,80 年代自从 IBM 与 Apple 相继推出了个人电脑,造就了微软与英特尔两间小企业的兴起壮大,同时也开启了台湾成为(个人)电脑王国的契机,不只带动 Acer、ASUS 等个人电脑品牌,个人电脑内部周边的关键零组件也帮助网通产业、光碟机产业、主机板产业、DRAM 产业、晶片组产业在世界上佔有一席之地。

摩尔定律的半导体微缩虽然让台湾在资通讯产业从无到有,但随之而来也造就了不少危机。随着半导体微缩,越来越多的晶片整合成为系统晶片(SOC),导致原来为合作伙伴企业成了竞争对手。Layer 2(L2)快取的例子即是台湾产业遇到危机的典型案例。在 1994 年英特尔推出 Pentium Pro 以前,L2 快取皆为在主机板上的独立晶片或模组。尤其在 80486/Pentium 的年代,台湾为 L2 Cache 的静态记忆体(SRAM/PBSRAM)最大的生产国,当年联电与华邦有相当大的营业贡献皆来自 SRAM,但随着 Pentium Pro 的推出,台湾的 SRAM 产业马上遭到致命的打击,整个营业额瞬间降至零(因为 L2 快取已经内建在 CPU 内,无须再另外购买)。

破坏式创新业界第一也倒地,面对危机需不断转型

另一个对资通讯产业威胁甚大的即是破坏性创新。历史上最着名的案件即是电晶体的发明取代真空管。而另一个经典的案例即是数位相机兴起取代传统底片摄影。在 1980 年代当年世界上市佔率第一的柯达,就因为没有跟上数位相机革命而在 2012 年宣布破产;而现在摇摇欲墬的 SONY,却因为当年专注全新数位摄影元件(CIS),而免于落入跟柯达相同的命运。科技的变化如此激烈,各企业对于如何转型以因应全新变化的局势,当然更谨慎小心。

企业面对科技的剧烈变化,唯有不断调整方向的企业才足以生存下去,历史上最经典案例就是刚过世的 Andrew Grove 带领英特尔从最主要 DRAM 製造商转型成为微处理器大厂。而以上述台湾例子为例,当面对 CPU 整合原先生产的 L2 Cache,华邦转型为製造 DRAM,近年面对家用 PC(Commodity)供需变化过大,不利永续发展而更进一步转型专做利基市场。而同样面对数位摄影时代来临,上世纪 80 年代仅次柯达的富士软片及时转型,发现公司数十年累积在研发底片上的抗氧化技术,可以利用于人类抗老商品,而从消费电子企业转型为保养品厂商,得以逃过数位摄影海啸的灭顶。

传统的资通讯潮流透过半导体微缩导致产品体积越来越小,从个人电脑(笔记型电脑)到目前的个人行动装置(如智慧型手机),甚至到穿戴装置,未来物联网并不只是单纯跟着潮流趋势变小而已,而是将会与更多不同产业建立连结。例如智慧型手机将过去各自独立的个人电脑与电信产业相互融合,除了智慧汽车、无人车将资通讯技术融入传统汽车业外,另外物联网两大跨领域结合产业──FINTECH 与 BIOTECH 即是将传统资通讯产业与金融(FIN.)以及生医(BIO.)连结。打破产业的界线对企业而言,面对的难题只会更多,除了过去本业同行的竞争外,更多的威胁来将自异业的对手,企业转型的议题将更加棘手。

展览转型概念与企业相同

根据以上企业面对转型的议题,面对企业客户遇到的难题,展览也需因应不同变化调整展览主题与方向,否则将如公司相同被潮流淘汰。例如在 2000 年以前,个人电脑为资通讯产业主要产品,当时电脑大展除了目前的 Cebit 与 COMPUTEX 外,还有美国的 Comdex,但此展在 2002 年就已併入 CES 底下,如果每年展览推出主要议题与展区无法创造亮点,甚至跟上主流,名声再大的展览也无法吸引到企业参展,终究走向没落的命运。例如近年来最红的世界行动大会(MWC)并非一直使用此名,而是透过近年来个人行动装置大爆发,瞬间吸引全球目光,该展也一併改成 MWC 以呼应此潮流。

近年来资通讯国际大展最大的转型与异业结合当属智慧车的讨论。两个过去历史产品完全不同、核心理念也南辕北辙的产业却因为智慧车相距在一起。资通讯产品性质追求低价、大量、快速变化,而汽车产业重视在不同温度环境皆须安全、稳定的设计要件完全不同。传统 BMW 的竞争对手已经不只限于 Benz,而是包含 Google、Apple 甚至新兴的 Tesla 业者。为了因应此未来重大趋势议题,资通讯界与汽车界国际大展近年来主打智慧汽车,如 BMW 就选在 CES 2016 发表新车,而国际上最大的车展──法兰克福车展(IAA 2015)也见到了 Google 与 Samsung 参展。

COMPUTEX 的品牌概念

相对于 MWC 为利用近十年行动概念崛起,COMPUTEX 较 MWC 有另一优势为其数十年与台湾个人电脑及周边产业一同崛起,在国际上拥有一定品牌概念。事实上就笔者了解,许多国外如德国、印度展览或媒体业者非常希望能与 COMPUTEX 合作,比照 CES Asia 或 MWC  Shanghai 进军新兴国家当地市场。品牌累积并非一朝一夕可及,展览与企业品牌相同,企业传达一个永不改变的品牌愿景、核心理念给消费大众,但生产的产品却可以根据市场变化而不断转型,或许 COMPUTEX 主办单位可以参考过去英特尔或 Acer 的案例参考,英特尔与 Acer 为了让客户知道公司强调转型的决心而重新设计 logo,虽然本身字元不变,但透过改变英文大小写或者变更不同字体,视觉上传达与过去不同的概念。COMPUTEX 本身字元可以不用改变,但却可改变其字体来强调目前想要转型的方向。

COMPUTEX 2016 力求转型的努力仍值得肯定

COMPUTEX 跟着台湾资通产业过去因个人电脑一起壮大,虽然错过了个人行动装置的潮流,但 2016 年开始揭橥的转型议题,扬弃过去跟着 Wintel 的个人电脑步调,而透过创新与新创的精神,持续专注于物联网技术应用,并利用台湾现有完整资通讯供应链的优势发扬解决方案,以及台湾产业在过去数十年在 PC 累积的周边(例如显示板卡、键盘、机壳散热)经验发展电竞议题。此等转型改变的确颇有亮点,毕竟台湾不能再走过去大量、低价以及代工的老路,未来物联网的特色-小量、多样、跨领域的特质其实颇适合台湾产业发展,因为物联网不需太强大的硬体,主要门槛在于透过内容、服务达到跨领域的异业整合,而台湾处于美日中的交界,历史上拥有各不同文化的融合,政治文化也容许创新、跳脱框框的思考,希望此改变可以带领台湾台湾资通讯产业持续繁荣。

文章标题: 从 COMPUTEX 谈台湾资通讯产业转型之路

推荐文章